关灯
护眼

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月如钩 七

    大荒城皇宫。

    刑部。

    皇宫里的爆炸声自然让刑部的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。

    上至刑部尚书,下至牢头狱卒,他们此刻的心里都紧张极了。

    刑部尚书冬戈尔在他的官署中咆哮:

    “还不清楚这些宁兵的意图么?”

    “刚才那枚烟花,若不是顾先生,我们现在全都死了!”

    “宁兵显然是来救那王正金钟的!”

    “你们所有人,给本官带着所有的狱卒,将刑部大牢的门给老子守好了!”

    “记住,一只苍蝇也不能放进去!”

    顿了顿,冬戈尔喘息了两口气,又咆哮道:

    “城防司的人呢?”

    “特么的怎么这时候还没有城防司的人来?”

    “你,快马去城防司找宇文狼!”

    “找不到宇文狼就找他爹宇文长!”

    “刑部需要支援!”

    “告诉他们,王正金钟若被劫走,老子非得在皇上面前参他们父子二人一本……要死,大家一起去死!”

    “快去……!”

    刑部顿时鸡飞狗跳。

    而此刻,有哈木令带路,谢二喜已到了刑部大牢外的那条幽深的巷子口。

    二人躲在了一处转角处。

    哈木令小小心翼翼的探出脑袋瞅了一眼瞬间就缩回了脑袋。

    他扭头看着谢二喜那张漆黑的面巾,咽了一口唾沫,眼里满是惊惧:

    “村姑大人,整条巷子里全是穿盔带甲的狱卒!”

    “人家显然已有了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就凭咱们俩……这根本就冲不进去,莫如……”

    “莫如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,小人也是为村姑大人您好,与其您也在这里丢了命……你们中原人不是有一句话叫、叫好死不如赖活着……”

    哈木令话音未落。

    谢二喜已取出了一枚烟花在哈木令的眼前晃了晃,问道:“凭这个能将那些人都弄死么?”

    哈木令抿了抿嘴,“这个固然厉害,但这东西爆炸的阵仗实在太大,小人寻思吧……这时候恐怕已经有大量的城卫军向这里赶来,村姑大人身上的烟花……肯定是杀不完这大荒城里的那么多的士兵的!”

    谢二喜咧嘴一笑,从腰间拔出了那把杀猪刀:

    “再加上这个呢?”

    哈木令一怔,顿时无语。

    心想这位村姑大人应该是没有说谎,她当真就是个村姑。

    大荒城的城卫军配备的是军中正儿八经的战刀和长弓,身上穿的也是防御力极强的盔甲……

    就凭你手中的这把菜刀,它连杀猪刀都不是!

    你竟然觉得能挡住数万的城卫军?

    哈木令想死的心都有了。

    他忽然发现这是一场没有希望的战斗,偏偏自己还是以叛徒的身份站在宁人的这一边。

    他不死心,又问了一句:

    “村姑大人,你们……你们究竟有多少宁兵进了城?”

    谢二喜好整以暇的吹燃了火折子将手里的这枚烟花点燃,过了片刻才一闪身朝巷子里丢了去。

    “宁兵?”

    “没有宁兵。”

    “就我们十七人来的荒国,只是在抢这烟花的时候与你们的一千骑兵发生了战斗,我们将那一千骑兵全杀了,但我们也死了八个。”

    哈木令这就惊呆了。

    他难以相信这十七个人能够以八人为代价杀了一千骑兵!

    再差劲的荒人骑兵也有着不俗的战斗力,他们是如何做到的?

    这不免让他心里对谢二喜等人又多了一分信心。

    也仅仅只有一分!

    因为,接下来,整个大荒城定然会被围得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这皇宫,尤其是这刑部,不知道会有多少城卫军前来。

    就算他们能飞……只要城卫军占领高处以箭射之,他们插翅难逃!

    谢二喜压根就没想这么多,她探出头去瞅了一眼,也缩回了脖子:

    “小哈啊,你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宁人,没有退缩这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“我答应了你只要救出了我的相公,就带你去宁国面见皇上。”

    “荣华富贵谁都想要,却要靠自己的本事去争取。”

    “宁国的将士们可没有一个怕死的!”

    “你这性子若是不改改……你拿什么与宁国的将士们去争?”

    哈木令心如死灰。

    他苦笑了一声,心想荣华富贵……连明儿个早上的太阳都见不到了,还想什么荣华富贵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那枚烟花在巷子里轰然炸响。

    谢二喜手握菜刀,一脚踹在哈木令的屁股上。